服务电话

共同关注

建广律师

快速联系

留言反馈
  • 在线QQ:
  • Click here to give my message Click here to give my message
  • 电话:
  • 0871-63644502
  • 传真:
  • 0871-63644501
  • 邮箱:
  • 1649985528@qq.com
  • 地址:
  • 云南省昆明市环城西路577号7楼AB座

莫开伟:国企利润恢复性增长为改革奠定物质基础

来源:建广律师事务所     2017-03-01
字号:T|T

莫开伟:国企利润恢复性增长为改革奠定物质基础


每日经济新闻 2017-03-01 00:07:10 国企利润恢复性增长的最大意义在哪?笔者认为着重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为国企加快改革奠定了物质基础,并提供了无限动能。这两年一方面国企受国内外经济疲软影响,导致经营性困难加剧,另一方面推进国企改革也给国企带来了不小压力,两种因素叠加导致了经营利润下滑。
莫开伟


国有企业一举结束两年利润负增长局面,2016年实现了利润增长6.7%,创出了2012年以来的最高增速。同时,利润来源也发生重大变化,电子设备、电气机械、医药等行业利润比重显著上升,结构优化成为新趋势。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看,国企月度累计利润增速从2014年10月开始就出现了负增长。在经过两年左右的阵痛徘徊期后,2016年国企利润止跌回升、利益结构呈优化趋势,无疑是一个重磅利好信号,它表明国有企业在经济艰难期已站稳了脚跟,承受住了改革风险考验。尤其2016年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利润数据呈现“四个优”即主营业务止降回升转型优、利润总额由降转增效益优、利润率上升质量优和企业扭亏成效优,更表明实体经济即将走出低谷,趋势令人振奋。


但国企利润恢复性增长的最大意义在哪?笔者认为着重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是为国企加快改革奠定了物质基础,并提供了无限动能。这两年一方面国企受国内外经济疲软影响,导致经营性困难加剧,另一方面推进国企改革也给国企带来了不小压力,两种因素叠加导致了经营利润下滑。


而经过两年艰难运行,国企经营利润终于迎来了重大转机,表明国企原生动力有所增强,适应经济环境变化和挑战的能力有所提高,国企盈利趋势会延续整个2017年。这无疑为国企进一步改革蓄积了能量并奠定了物质基础。此外还能消除对国企改革模糊思想认识,排除国企进一步改革发展形成的各种障碍。尤其还会让国企及全社会对国企改革树立更加坚定的信心,使国企迸发出更大发展潜能,战胜经营道路上的各种困难。


其次,为中国经济增长形成了强大的引擎力和示范力,增强了各级政府战胜困难的信心。国企是中国经济支柱和改革创新的物质基础,国企利润回升既能让其更好地承担振兴中国经济的重任,更能为提振实体经济发展信心“打气壮胆”,让各级政府及全社会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希望。


更为重要的是,国企利润回暖,说明中央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向是对的,国企改革的道路是正确的,并告诉各级政府一个真谛:只有坚持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持续不断向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效益,才能为推动国企复苏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再次,为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创造了条件,有力推动了中国经济全面转型升级。此次国企利润回升体现了三个特点:一是利润行业集中度下降,表明国企整体行业创利能力提升;二是国企利润主要来源于主体业务,表明国企经营自我约束能力增强;三是制造业利润上升较快,表明我国制造业高精尖水平大幅提高。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利润总额排名前三位行业的利润集中度由2015年的75.8%下降到2016年的65.2%。国有工业企业中制造业实现利润占比一举上升至71.4%,比2015年提升了15.8个百分点。


显然,国企利润构成的变化,是中国经济提质增效、迈向中高端的缩影。而且,更要看到国企利润是在去产能、清退僵尸企业的艰难环境下取得的,说明我国经济正从传统资源消耗型的粗犷增长态势向环境友好型高质量集约增长方式转变,传统重化工产业产能模式如石油、电力、煤炭等得到有效结构调整,正逐步向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进行结构调整和转型。


尤其,新动能、新热点正在国企内部集聚,电子设备、电气机械、医药等行业已连续三年进入到十大盈利行业;电子工程、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新的利润增长点正在形成。这体现了结构转换过程中新动能正在培育壮大,结构在优化,为国企利润增长和经济企稳转好奠定了扎实基础。


然而,也不能因此而盲目乐观,还须保持高度警觉,只有继续出台国企改革和推动经营好转及利润回升的政策措施,国企才能最终重振经营雄风。因为世界经济仍在艰难复苏,国际贸易低迷,保护主义加剧,地缘政治风险增加。国内方面,经济仍处于“三期叠加”阶段,下行压力依然存在,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矛盾仍较突出,且企业自身仍存在结构性矛盾需解决,因此不能有丝毫懈怠。


(作者为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