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建壁千仞

建广律师

快速联系

留言反馈
  • 在线QQ:
  • Click here to give my message Click here to give my message
  • 电话:
  • 0871-63644502
  • 传真:
  • 0871-63644501
  • 邮箱:
  • 1649985528@qq.com
  • 地址:
  • 云南省昆明市环城西路577号7楼AB座

合同法第286条昆明开刃

来源:云南建广律师事务所     2012-05-04
字号:T|T

【背景资料】
  工程款的拖欠是一个关系到社会安定,经济秩序稳定的具有普遍性和全局性的社会问题。为了解决工程款的拖欠问题,1999年10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首次建立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制度。该法第286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由于上述法律对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期限、受偿范围等规定不明确,2002年6月27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对上述问题作了进一步的规定,但对优先受偿权所涉及的范围除建筑物外,是否包括建筑物本身所占用的土地使用权问题仍未能明确。基于上述原因,司法实践中对处理类似问题时也存在很大争议。我所代理的云南省第五建筑工程公司诉昆明天元国际商城有限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案就是此类案件中的典型。因此,本案的成功操作引起建筑界和新闻界的广泛关注,中国法院网以“昆明中院:实行阳光操作妥善分配执行到案款项”为题进行了相应报道、《云南信息报》、《春城晚报》、《云南建工通讯》等媒体也作了报道,下面我们将《云南建工通讯》所刊登的报道予以全文转载,希望能对读者有所帮助。
集团公司标的最大的诉讼案件:
省建五公司诉昆明天元国际商城有限公司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案顺利执行
“286”昆明开刃
  昆明天元多次作出还款承诺,但每次都未能如约履行,五公司被迫提起诉讼
  2003年3月18日,是省建五公司全司上下都值得欢庆的日子!公司收到了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划转的拍卖天元国际商城有限公司土地及建筑所得的部分款项3275万余元。这标志着省建五公司诉昆明天元国际商城有限公司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执行工作取得圆满成功。这个困扰省建五公司五年之久的巨额工程拖欠款问题终于在法律的支持下得以变现。同时也标志着集团依法清欠工作又取得了一成功范例。事实再一次证明了集团总公司清欠工作提出的“依法清收工程拖欠款,应成为清欠的重要手段”,是集团总公司领导的英明决策,证明了只有依靠法律途径才是最有效的清欠手段。
  1997年11月,五公司与昆明天元国际商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天元”)签订了《工程施工合同》,由五公司承建昆明天元国际商城。施工中因资金短缺,五公司于99年5月30日被迫停工。
  2001年11月1日,双方对工程进行了结算,昆明天元尚欠五公司工程尾款35710728元及利息3500000元,合计39210728元。从此,催讨巨额工程拖欠款成为五公司领导心上的一块石头。虽然昆明天元多次作出还款承诺,但每次都未能如约履行,巨额的应收帐款严重影响了五公司的正常经营,五公司被迫提起诉讼。双方在昆明市中级 人民法院的主持下进行了调解,
  2002年5月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02)昆民一初字第80号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规定:昆明天元于2002年10底前支付五公司工程尾款35710728元及利息3500000元,合计39210728元。若昆明天元不能按照调解书履行付款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286条之规定,五公司可以与天元协议将工程折价或申请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五公司就该工程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由于昆明天元未能按调解书履行付款义务,五公司申请强制执行。
  2002年11月22日,昆明中院委托昆明市司法鉴定中心评估后确认:天元国际商城的土地使用权价值为12289万元,地上附着物(五公司施工的土建部分)价值为4256万元,两项合计16545万元。2003年元月25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上述资产进行委托拍卖,最终以6800万元成交。
  总公司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要求五公司一定要千方百计将损失降到最低程度
而此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昆明天元的债权金额已近1.4亿元,在这些债权人中除五公司按合同法286条的规定享有优先受偿权外,中国建设银行昆明市城东支行和交通银行昆明市支行通过土地抵押分别向昆明天元发放了3000万(本金)和2000万(本金)的贷款而对天元国际商城的土地享有抵押优先权。五公司、建行、交行三家有优先权的债权(本金)金额已达85710728元,远远超出拍卖成交价款6800元。如何对上述款项进行分配成为此案执行的焦点问题。
  昆明市中院根据法律的规定对众多债权人的范围进行了划分,首先由享有优先权的五公司、建行、交行对扣除拍卖等费用后的拍卖价款进行分配。但是,在三家债权人之间如何分配?三家债权人各持己见。建行和交行提出,五公司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只限于地上附着物的拍卖价款部分,三家债权人应按昆明市司法鉴定中心所作的评估比例进行分配,五公司债权所占评估资产的25.72%。受偿金额大约为1684万元左右。若此观点最终得被执行法官确认,则五公司在昆明天元项目将损失2000万元左右。如此惨重的损失对五公司乃至整个建工集团来说都是巨大的、致命的。五公司领导班子紧急请示了集团总公司。同时决定聘请我省建筑房地产领域的专业律师事务所----云南建广律师事务所协助执行工作。
  总公司的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要求五公司一定要千方百计将损失降到最底程度,争取全额受偿。并批示总公司法律顾问室协助五公司妥善处理此事。为此,总公司法律顾问室会同建广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到五公司专门召开会议讨论应对方案,确定了基本工作思路。
  
  中介机构介入,律师团力助五公司
  建广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后,对此案高度重视,鉴于此案是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建院以来单笔拍卖价款成交最高的,同时又是云南省首列在执行程序中适用合同法第286条的最复杂的案列,对整个建工集团日后处理此类案件有深刻的影响,建广所成立了以张慧律师为首席承办律师,其他三位律师为协办律师的律师团,为此案提供专门服务。
  张慧律师认为要解决本案,使五公司最大限度的得到受偿的关键所在是说服法院,让法院支持五公司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不仅限于建筑物部分,而且还应包括该建筑物所占用的土地使用权。由于合同法第286条及2002年6月27日起实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均没有对建筑公司优先受偿权涉及的范围是否包括发包人享有的土地使用权作出明确的规定,云南省的各级法院也没有类似的判例可以借鉴。因此,律师团的律师从以下两方面开展了工作:一是寻找理论依据。我国处理房产与土地的基本原则是“房地不可分”,合同法第286条及司法解释虽对此没有明确,但我国现行的有关房地产方面的法律法规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城市房地产转让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城市房屋产权产籍管理暂行办法》、《土地使用权条例》都是围绕此原则制定的。但仅仅提供上述法律依据还远远不够,律师们带着疑问,查阅、搜集了大量的有关优先受偿权方面的书籍,对《合同法》第286条的性质、立法背景、立法目的等多方面进行深入研究,为上述观点找到了充分的理论依据。二是力图从沿海发达地区司法实践中寻找可参考的案例。为此,张律师请全国各地的律师朋友、法官同学查找相关的案例、执行裁定等,以便给法院提供更有力的依据。并与建广律师事务所的业务合作伙伴、全国建筑领域知名的律师事务所上海建纬律师事务所,就本案与该所主任朱树英进行过探讨。浙江的律师事务所也寄来了上海、浙江等法院对适用《合同法》第286条案件的判决书,执行分配的裁定书等,为本案的处理提供了实践依据。
  
  成功的启示:依法清欠也要讲策略
  有了理论依据,又找到了可以借鉴的判例,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如何说服市中院及其他债权人采纳建筑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应该包括属于发包方所有土地使用权的拍卖价款,五公司应对拍卖价款全额受偿。在张慧律师及同事们据理力争和协调下,该案发生了重大转机,建设工程价款应包括发包人的土地使用权的观点赢得了土地抵押权人的认可。在执行中,三方当事人在行使法定优先权和约定优先权时都适当作了让步。最终,五公司与土地使用权抵押权人达成了调解协议,五公司优先受偿3275万元。与全额享受优先权的建筑价款本金3500万元相比,仅相差200多万元,为五公司挽回了数千万元的损失。
    总结本案的成功经验,五公司领导颇有感慨,感到专业律师事务所的专业知识水平和社会协调能力是我们自身无法替代的。因此如何发挥专业中介机构的作用,关系到执行结果的好坏。在依法清欠中我们更需要得到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的积极协助。如果还是按照我们原来的老方法去进行清欠工作,已不能适应诉讼和执行中的新情况,最终受损的是企业利益。
  (全文摘自《云南建工通讯》2003年第1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