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建壁千仞

建广律师

快速联系

留言反馈
  • 在线QQ:
  • Click here to give my message Click here to give my message
  • 电话:
  • 0871-63644502
  • 传真:
  • 0871-63644501
  • 邮箱:
  • 1649985528@qq.com
  • 地址:
  • 云南省昆明市环城西路577号7楼AB座

中国建设行云南省分行与昆明太阳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

来源:云南建广律师事务所     2012-05-04
字号:T|T

  [背景资料]1993年5月15日,中国建设行云南省分行与昆明太阳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外汇借款合同》,约定由中国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贷款100万美元给昆明太阳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借款期限自1993年5月15日至1994年5月15日。中银信托投资公司广东省办事处(以下简称“中银信广办”)自愿为该笔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于1993年5月6日与中国建设行云南省分行签订了《不可撤销现汇担保书》。借款逾期后,原告曾多次向借款人进行催收,借款人也向原告出具了数份还款承诺书,但却一直未履行还款义务。借款人的最后一份还款承诺书是1997年11月17日由昆明太阳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皇埔可人从北京电影制片厂用快件寄给中国建设行云南省分行的。之后,太阳城公司就再无音讯,既未参加年检,也无任何财产可供追偿。只有向担保人主张权利,以使债权得以实现,然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因中银信托投资公司存在违法经营、资产质量差等问题,早在1995年,中国人民银行就已对其实行接管。我们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接受了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的委托,时间已是贷款逾期六年已后的1999年11月15日,主债权诉讼时效届满的前两天。
     
     一、起诉、判决和执行。
     1999年11月15日,张慧、陶国亮、左濂三位律师接受委托后,着手开始工作,经过认真的调查分析,于1999年11月16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多方调查得知中国人民银行对中银信广办接管期限届满后,中银信广办被广东发展银行收购,双方于1996年9月24日签订了《收购协议》,协议第二条约定:“广东发展银行自1996年10月6日起承接中银信广办的债权与债务”。故本案中原担保人中银信广办的担保责任由被告广东发展银行承接。我方就把昆明太阳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广东发展银行列位被告,要求两被告连带清偿本案中的借款本金、利息及相关费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9月27日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本案中的担保合同无效,由被告太阳城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归还原告借款本金100万美元;若被告太阳城公司不能偿还,则其不能偿还部分由被告广东发展银行承担90%,由中国建设银行云南省分行承担10%。广东发展银行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后高院于2001年3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张慧、左濂两位律师继续代理本案的执行程序,经多方努力2001年8月2日,广东发展银行向原告履行了人民币14,375,974.68元的还款义务。至此,本案已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此案虽以我方的全面告捷而告终,但在办案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却值得探讨。
  
  二、案件难点:
     (一)、本案的诉讼时效是否已过?
     1、本案中的《外汇借款合同》签订于1993年5月15日,借款期限至1994年5月15日届满。在借款期限届满后直至1997年11月17日,被告均有书面还款承诺书。主债权的诉讼时效数次中断。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从1997年11月17日被告太阳城公司最后一次承诺还款重新起算。但起诉之前我方一直担心1997年11月17日由借款人的法定代表人皇埔可人从北京发来的信是否可以作为诉讼时效中断的事由。因为信的内容系打印件,信中皇埔可人的签名也是打印的,只有信封是由人亲笔所写。但我方一直不敢确认信封是否是皇埔可人本人所写。假如被告太阳城公司在庭审中对此予以否认的话,可能法庭还需要对信封上的字体作笔迹鉴定。如果鉴定结果不是借款人的法定代表人所写,则原告需举证证明主债权的诉讼时效在1999年11月15日起诉时没有超过。而这方面的举证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我方在代理原告起诉时对诉讼时效这一大问题如何解决进行了慎重考虑。
     2、我方通过诉讼前的调查取证后得知,被告太阳城公司已经数年没有年检了。起诉时借款人在昆明的住所地已人去楼空,故法院的所有法律文书都采取了公告送达的方式。而借款人在公告确定的时间内未到法院参加应诉,也就没有对诉讼时效问题作任何答辩。而被告广东发展银行的代理人对此重要问题也未予充分重视。最后,法院认定原告在诉讼时效届满前2天向法院起诉,故诉讼时效未过。
    (二)、本案的担保合同是否有效?
     由于我方接受委托和提起诉讼的时间都非常紧,故前期没有对原担保人中银信广办的主体资格作过多审查。当时我方关注的是担保期限问题。在《不可撤销现汇担保书》第6条规定:本保证书自签发之日起生效,至还清借款方所欠的全部借款本息和费用时自动失效。我方认为,该约定应当视为对担保期限的明确约定。按照1994年4月1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0条:保证合同中约定有保证责任期限的,保证人在约定的保证责任期限内承担保证责任。
  但进入诉讼后被告广东发展银行却提出:首先,担保书上只有中银信广办的公章,无其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的签章,且广东发展银行对担保书上的公章的真实性提出质疑,要求作司法鉴定,辨别公章的真伪;
其次,中银信广办未在当地工商管理部门办理过企业法人注册登记,不具备法人主体资格,不能作为担保人。庭审中广东发展银行提供了向广东省工商局调取的证据材料,证明中银信广办确实未在广东省工商局进行过注册登记。
   广东发展银行提出的上述观点就与我方向法庭提供的一系列证据出现了矛盾之处。因为我方向法庭提供了1993年中银信广办担保时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广东分局出具的一份《资信证明》,其中载明:中银信托投资公司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和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的独立法人;中银信广办现有今额为人民币3800万元,美元480万元,自购广东省新域A幢15楼作为办公室,资信可靠。另外,中银信广办还向原告出具过《经营金融业务许可证》,证明其经营范围包括提供经济担保和信用见证业务。
  后我方申请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向中国人民银行调取了《关于同意设立“中银信托投资公司广东办事处”的批复》,其中反映,该办事处成立之初的性质是“实行单独核算、自负盈亏,具有法人地位的金融机构”。但因其领取《经营金融业务许可证》后,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到广东省工商局领取营业执照,而是进行违法、违规操作。故广东发展银行所述担保人无主体资格的观点是正确的。
  诉讼至此,我方才知原来本案中的担保合同因担保人根本不具备担保资格,是一份无效合同。后对担保书上中银信公章的鉴定结果认定,该公章就是中银信广办的公章,但这也丝毫不能改变担保合同的无效性。
  (三)、在认定担保合同无效的前提下,如何划分原、被告双方的过错责任。
从案件查明的事实分析,原告作为贷款经办行,在核放该笔贷款的过程中,确实存在对担保人主体资格审查不严的过错责任,直至开庭后才知原来担保人根本就不具备担保的资格。这也是导致担保合同最终被确认无效的原因之一。被告据此认为原告应承担较大的过错责任。对此,我方认为,被告广东发展银行应对保证合同的无效承担重大过错责任。因为:
原保证人中银信广办在提供担保时是很清楚自己未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不具备保证人的资格,且无总公司的授权,但其在《不可撤销现汇担保书》上却写着“本保证人是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成立,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发给营业执照的法人”。从中反映出担保人在提供担保时故意隐瞒了自身的一些真实情况,对原告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对保证合同的无效应承担主要责任。最终,法院采纳了我方的代理观点,判决广东发展银行对借款人不能偿还的债务,承担90%的还款责任,而原告仅承担10%的还款责任。
  (四)、关于广东发展银行于1996年10月8日发布公告,要求原中银信广办的债权人定期向收购工作组申报债权,逾期未登记视为放弃债权的效力问题。
  被告广东发展银行认为,由于原告未按公告中的要求于1997年1月6日前的90天内及时申报债权,而是直至1999年11月15日才向法院提起诉讼,早就超过了上述债权申报期限,故应判决原告败诉。并且,被告一直强调,由于这次收购是中国历史上金融机构间的第一次兼并,收购期间是由江平教授担任法律顾问。所以,此次公告对原告是有法律约束力的。我方认为,因被告广东发展银行的公告行为属于单方民事行为,从法律上而言,对原告等债权人并不产生法律效力。原告虽然超过了被告自行规定的期限向法院起诉,但只要还在诉讼时效内,就应得到法院的支持。最终,法院还是支持了我方的观点,判决被告广东发展银行的公告对原告无法律约束力。
  (五)、关于保证合同中的担保金额与《外汇借款合同》中的借款金额不符的问题。
本案中,广东发展银行认为,因《不可撤销现汇担保书》的担保金额为110万元美元,而借款合同中的借款本金为100万美元,借款合同与保证合同在担保金额这一实质性条款上未达成一致,故保证合同无效。我方认为,因担保书中担保的范围包括借款的本金、利息和相关费用,且我国法律无明确规定借款合同的借款金额必须与担保合同的担保金额完全一致,故即使二者不一致,但并不影响保证合同的效力。
   
  三、本案的启示:
  本案的终审结果是令人满意的,但在法院两审诉讼期间碰到的问题是较多的。我方仅从案件中总结以下几点启示,与大家共同探讨:
  1、诉讼时效是借款纠纷案件中经常碰到的一个问题。法律上规定诉讼时效就是要求债权人在期限间内尽快主张权利。本案中的借款发生于1993年,但原告却于1999年诉讼时效期满前2天才起诉,险些过了诉讼时效。这方面的问题值得注意。2、在贷款过程中,应进一步加强业务人员的综合素质,包括法律知识。本案中造成保证合同无效的部分原因是贷款经办人员未尽到严格的审查义务。
  2、借款纠纷一旦形成诉讼,最好寻求律师的专业支持。本案中我们分析被告广东发展银行败诉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未掌握案件的焦点问题。广东发展银行的代理人一直认为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还提出保证合同不成立的观点。这些观点都没有把握案件的实质问题,且部分观点是明显错误的。如其聘请的代理人中有律师的话,案件的最终结果应会有所不同。
  3、诉讼案件在审判和执行中应和法院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